今年可能不会送你生日礼物了。怎么想也想不到。几日前的清晨,看到你奶奶去世的消息,我想要给你发一些话,但是删删改改,却什么都没说。上次同你吃饭,你说在外边总是担心奶奶会不会突然出事,我差一点就问,那你和L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吗。

那天某人发给我一张你的照片,说是L同你出去吃饭时拍的。那时候我真的是觉得自己太胆小了,虽然一直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不愿意打扰你,但是我就要走了啊。下次回来不一定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你说的那家sushi我回来后就去了一次,但是同你一起时还是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点菜,然后又了解了一些你在食物上的偏好。你讲了很多学校里的事情,然后你自嘲你母亲担心你在葬礼上哭不出来,我同你讲我姥姥出...

2017-08-09

值得为了这句去买诗集了。你喜欢的那个男Idol我不太能接受,但是你推荐的那个日本乐队倒是喜欢上了。明天有小姑娘约我出去,和刘抱怨说不想去,他反而问我人家是不是不好看…不知道怎么给他留下这种印象,不就是上学期有一次发烧快39度,但是为了看法语课上一个好看小姑娘又爬起来去了么。平常不算是很看重脸的。

上周去接了表弟回来,小祖宗肯吃的中国菜食物两只手数的过来,我总担心他长个太早反而最后长不高。我想起你说你就是这样,小学比同学都高,结果初中长得很少。随时都可能联想到你的毛病还是没好,明明认识的时间不短了,还是总会突然想到你,然后突然想哭。跟你有关的事情我总是会哭,有时候不完全是因为伤心,就是想表达些比较强烈的情感。


昨天第一次见王姥姥家的男孩,本以为一个体育生会很吵闹,没想到是个安静内向的,和我表弟玩的还挺有耐心。算是出乎意料。他陪我表弟的话,我就不用去陪了,还是要感谢人家的。


你曾经说希望我给你写信,说信能传达网络传达不了的感情。我确实给你写过,但是都不敢寄出去。因为我对你想要传达的感情就本身是不能宣之于口的。你称呼我为挚友曾让我开心很久,现在想起来还是开心的。所以我不敢主动打破这个局面,即使他说你知道,但是有些事情不说出口就不是真的。我们就仍然可以维持表面上的平静。对我来说这就够了。我曾经梦到参加你的婚礼,我看不清你的伴侣的长相,只是记得你穿着婚纱从我身边走过,没有看我一眼。虽然以你的性格即使结婚也不一定会穿婚纱摆酒宴,但是这确实是我内心最深的恐惧。我害怕你真的结婚,害怕你平静的说大家都是会结婚的,害怕你平静的和我讨论所有和婚姻相关的事情。这个词是我很多痛苦的根源。


“因为你全是由我所没有的东西做出来的,你的全部我都想要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吧。”你喜欢的那个乐队的歌曲里,这首最能打动我。你的生日我仍然不能陪你过,然后又开始绞尽脑汁的想送你什么生日礼物了,去年的真是没走心,实在没精力,今年一定会好好想的。

2017-06-22  /  1热度

“我想保有爱的神与魂,使之存活在我的肉体中,熬过那副肉体蒙受屈辱的漫长岁月而不死。——这曾经是、现在仍是令我最悲最痛,最最失望的心结。” (王尔德)

二点多醒了,还是给母亲发了那段。后来没睡,六点半来坐地铁,车厢里一个穿制服的中学生,两个年轻职业女性和一个年级不大的男人。还有我。拖着个箱子,眼睛是肿的,嘴唇干裂,带着一身的疲倦。
昨天上午像是一个梦。或者说梦里我都不敢想像这样的场景。和她一起逛园子。古树,鲤鱼,和明代的祠堂。她喜欢屋檐,喜欢爬满藤蔓的粉墙,喜欢茶饮和柠檬汽水,讨厌狗,不吃虾,不吃辣。一起避着人流走,她看到碑会读出声。想一起去隆兴寺,看我最喜欢的那块碑的复制品,看满院的鸟绕着屋檐飞。...

2017-05-15  /  1热度

我不指望你会说想我,但我对你说这句话的勇气却已没有。煎熬吗痛苦吗悲伤吗失望吗……都有过啊。只是仍然放不下。

2015-10-17

我曾经向你敞开过心扉,但我的自矜却让你并未察觉。我曾经幻想过若是你结婚时,我会愿意做你的伴娘。可是多年之后,假使我们的关系仍是这般若即若离,那么我是否能听到你亲自告诉我这个决定也未可知。

直到今天,我仍然会每天突如其来的想到你。我仍然对此甘之如饴。

2015-09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