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保有爱的神与魂,使之存活在我的肉体中,熬过那副肉体蒙受屈辱的漫长岁月而不死。——这曾经是、现在仍是令我最悲最痛,最最失望的心结。” (王尔德)

二点多醒了,还是给母亲发了那段。后来没睡,六点半来坐地铁,车厢里一个穿制服的中学生,两个年轻职业女性和一个年级不大的男人。还有我。拖着个箱子,眼睛是肿的,嘴唇干裂,带着一身的疲倦。
昨天上午像是一个梦。或者说梦里我都不敢想像这样的场景。和她一起逛园子。古树,鲤鱼,和明代的祠堂。她喜欢屋檐,喜欢爬满藤蔓的粉墙,喜欢茶饮和柠檬汽水,讨厌狗,不吃虾,不吃辣。一起避着人流走,她看到碑会读出声。想一起去隆兴寺,看我最喜欢的那块碑的复制品,看满院的鸟绕着屋檐飞。

2017-05-15